178小说 - 科幻小说 - 撩不倒你算我输在线阅读 - 第21章 借宿

第21章 借宿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看了会儿相册,翻过身,把手机放到床头柜上,拉过被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虽是盛夏,山里到了夜晚却并不闷热。

        盖上被后,所有的杂念都没了,林桐桐几乎三分钟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天,林桐桐又做了一个梦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件很稀罕的事情,因为林桐桐从来就没有做过连续的梦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梦见自己在举办活动的会馆里,拼命的跑着,她前面是个年轻男人的模糊背影。她跑了好久,也没有追上年轻男人,两人之间好像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。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追这人,可在这个梦里,她的脚步一直没有停,就算是明知道追不上,她也在不停的跑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跑了多久,她听到敲门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转头看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声音越来越大,最后,林桐桐忍不住自言自语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人在梦里,是不能说话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在说话的同时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房门外敲门的声音还在响着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动作迟缓的从床上爬起来去开门,眼睛依旧困得睁不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奶奶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打开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。。。。。。”阿平完全没有料到她会这样直接过来开门,顿了一下,说: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他可能觉得林桐桐目前的状况可能脑子反应比较慢,又补充一句:“我找你有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打了个哈欠:“什么事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抓紧时间起床收拾一下,我送你回去镇上拿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捂着脑袋说:“拿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叔一早上扫完墓,就直接开车走了,我送你去镇上把行李拿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缓缓地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快点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。。。。。。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等阿平走了,林桐桐转身回屋,她坐在床上,使劲揉了揉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才反应过来,不对啊,什么叫老叔直接开车走了?她为什么要把自己的行李拿回来?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换好衣服,顾不上洗漱,去院子里找阿平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平刚从柴房里把那辆半新不旧的电动车推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电动车应该特意刷洗过,车身比之前干净了一点,可这干净了还不如不干净。车身上一块一块掉漆,要不就是刮碰的痕迹,跟得了皮肤病似的,饱受风霜,伤痕累累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她出来了,阿平忙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站着没动,问道:“我老叔怎么先走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平说:“他急着要去趟青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青川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平伸手拍了拍车座,示意林桐桐上车:“他老丈人病了,他得去医院护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豁然瞪大眼睛:“老丈人?我老叔结婚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平点点头:“嗯,结过。”他又问了一遍:“现在能走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半晌,林桐桐才说道:“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对了。”在阿平转身要上车的前一刻,林桐桐又叫住他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平转过身,等她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说:“我还没有同奶奶打招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平看她一眼:“奶奶在园子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答应一声,转身往园子跑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平看着她的身影从园子入口消失,慢慢地咧开嘴角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又是艳阳天,空气清新,天湛蓝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坐在电动车后座上,手搭着阿平的肩膀,伸头说道:“你这车其实也挺好的,你猜好在哪?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平被风吹的微眯起眼睛,问:“好在哪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拍了拍阿平的肩膀,逗他一般,说:“通风好啊,360度八方透气,而且特别亲近大自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说着话,跟阿平一起低头避开前面伸展出来的一簇嫩绿树枝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说:“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平没回答,闷头骑车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转头四顾欣赏山间景色,也不在乎他回不回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好过了一个下坡,林桐桐下意识抓紧阿平的肩膀。

        结果在拐到平地的一瞬,就听见前面一道低低的声音:“是什么是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伸头,阿平依然目视前方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看着他绷的笔直的脊背,忍不住闷笑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车在山路上行进,这个时候刚刚林桐桐说的电动车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胳膊搭在阿平身上保持平衡,清爽的山风吹在她的脸上,她舒服的眯起眼睛,早晨那点朦胧的困意也彻底消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车子开到山下时,林桐桐手机突然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一手搭着阿平,一手掏出来手机瞧了一眼,是老叔打过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赶忙接通电话:“喂,老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晌询问:“桐桐,你下山没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说:“下山了,阿平送我回镇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晌说:“超市钥匙我给隔壁的五金店了,你一会儿直接去他家拿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忙道:“老叔,我跟你一起去青川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晌说:“我去护理病人,你跟着做什么。你先在阿平家住两天,等回头我这里忙完了,就过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只好道:“那行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挂断电话,林桐桐捏着手机,问阿平:“哎,你跟我老叔特熟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平不动声色的透过后视镜瞄了林桐桐一眼: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老叔是不是离婚了?”林桐桐说:“以前怎么从来没听他提起过这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静了一会儿,阿平声音闷闷的回了句:“嗯,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打听:“怎么就离了?我那位前老婶是个什么样的人?你见过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平不吭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过这几回相处,林桐桐跟阿平也算熟了,没有一开始的拘谨和陌生。

        见他不接话,她忍不住伸手拍了他后背一下:“王肆平!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平身子一僵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又说:“跟我说说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都点名提问了,阿平再没理由回避,他看了眼后视镜,说:“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什么就说什么呗!“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知道他在看自己,眼睛一瞪,溜圆,像只斗鸡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平又看了后视镜一眼,这才闷闷的说道:“那女人不正经跟二叔过日子,后来跑了,连老家也不肯回,二叔一直替她照顾老人来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回换成林桐桐沉默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叔的曲折婚姻经历,让林桐桐好半天都缓不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