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8小说 - 科幻小说 - 撩不倒你算我输在线阅读 - 第31章 活的年头多了

第31章 活的年头多了

        真正迈进家门时,太阳已经落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强撑着陪奶奶说了两句话,就转身回了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关上门,林桐桐松懈下来,顿觉筋酥骨软,往床上一瘫,没一会儿工夫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等醒来时,天完全黑了,林桐桐摸过手机看了一眼时间,已经晚上八点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房间里点着灯,床上的蚊帐不知道什么时候放了下来。她醒了醒神,觉得浑身酸软,非常不愿意动弹,可是不洗漱就睡觉,又实在受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有气无力的纠结了一会儿,她到底还是从床上爬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院子里只主屋廊檐下面挂着盏昏黄的吊灯,奶奶应该已经睡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伸头看了眼亮着灯的灶房,转身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平正侧身对着门口,用木棒在盆子里搅拌着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动静,阿平转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到了近前,问:“弄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平手上动作不停:“酿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凑过去伸头看了眼瓷盆里面,是白天采回来的覆盆子,已经搅碎了大半,盆子里面一半深紫色的汁水,一半成浆糊状的果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来了兴趣,看着阿平动作娴熟的匀速搅拌,问:“有什么我能帮忙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平摇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见盆子旁边放着的篮子里还剩下一半的覆盆子,便伸手去拿过来:“这些是不是得洗了?我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平拦住她:“不用,酿酒的果子不能沾水,不然酒会坏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还是第一次听说:“这样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平说:“捡着干净的用就行,酒都是这么酿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点点头,没再说话,默默的在一旁看着阿平干活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一会儿,阿平忽然转过头看了林桐桐一眼,低垂着眉眼说:“下午那事,要不还是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话没头没尾的太过突兀,以至于林桐桐半天才反应过来,呆呆张着嘴说:“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平犹豫一下,解释道:“我刚和原公司解约,马上就接其他公司的活,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不由多看了阿平两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她的印象里,阿平纵然不算不合群,至少也是性格内向,时常便让她忘记了,这人好歹是在城市里独自闯荡过几年,而且瞧着状态应该混的还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点点头:“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平没再说什么,转过头,继续干活。

        昏黄的灯光下,林桐桐注意到阿平脚上穿的是双厚胶底的黑布鞋,和城里那些老头遛弯时穿的布鞋很像,大概是为了爬山下田方便,款式改良成了厚胶鞋底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即便是这种又难看又老土的布鞋,配着那两条长得人神共愤的长腿,和身量修长看上去很精壮结实的上身,也非常好看,何况这人还长着一张堪称让人惊艳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视线上移,落到阿平的脸上,心道,长成这么一副颠倒众生的相貌,却能甘愿生活在这样一个贫瘠荒僻的小村落里,这人可真是清心寡欲啊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平把覆盆子搅碎成泥溢出汁水,就开始往里面加冰糖,最后装进玻璃罐子里封好,拿去背阴的架子上放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见他要继续做剩下的覆盆子,念头一动,忙道:“你等一下,我去取手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小跑着回屋拿来手机,阿平正靠在灶台边上等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问:“我想把酿酒的制作过程录下来,回头传微博上,你不介意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平看她一眼,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说:“你放心,我不拍你的脸,露个手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几乎是她说话的同时,阿平那头已经把手里的木棒递过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都是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这才反应过来,阿平是误以为她打算摆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平也才弄明白,林桐桐是想要拍他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只是露一双手,拍谁都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马上说:“那行,你告诉我怎么弄,我照着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把手机调好视频模式,递给阿平,问:“就像你刚才那样搅拌就行,是吧?

        阿平点点头,说:“嗯,沿着顺时针搅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嘱咐:“只拍我的手和罐子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平答应一声,开始录视频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的手机像素很不错,在这么昏暗的环境下,镜头里显示的画面依然很清晰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平对准灶台,看着镜头里那双骨节纤细匀长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的手很漂亮,一看就知道没干过什么活,她动作生疏的握着深褐色的木棒用力搅动,随着动作的拉伸,隐在袖口中的手腕不时滑露出来,皮肤在昏暗的光线下,显得越发白皙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搅动了半天,觉得差不多了,扭头看向阿平,示意他暂停录制,过来帮着瞧瞧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平关了摄像走到灶台前,伸头看了眼罐子,说:“还不错,可以直接加冰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就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平低头看她,缓缓地挑起嘴角,问:“还录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兴致高涨,点点头:“录啊,放多少冰糖?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平盯着她看了一眼,移开视线,伸手拿过冰糖罐帮着打开盖子,说:“差不多就行,酿酒没有太大限制,冰糖就是喂酵母菌的,放的多一点,酒精浓度就高一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平交代完,重新拿起手机,林桐桐往里面加了几大块冰糖,继续搅拌,确定融化的差不多了,这才照着阿平的提示,把搅碎的覆盆子连果泥带汁水全部装进玻璃罐子里密封好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平一路跟拍到她把罐子放到架子上,才结束录制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因为干活和心情过于兴奋,脸蛋红扑扑的,她翻看了一下拍好的视频,时长竟然有半个多小时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问:“要这样放多久,才能变成酒?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平检查了一下玻璃罐子的密封口,扭头回答:“早着呢,还要经过二次发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活动着有些酸麻的手腕:“原来酿酒的步骤也挺简单的,我原本还以为酒发酵和白面发酵一样,要放酵母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平走到灶台前面,一边收拾,一边说:“夏天温度高,刺泡儿表皮就有天然的酵母菌,不放酵母粉也能发酵的很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点点头:“原来是这样,你懂的可真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平手上的动作一顿,淡淡的说:“活的年头多了,自然什么都懂一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以为他在开玩笑,晒然一笑,并没有当回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天色已经很晚了,阿平把灶台收拾利索,扭头对林桐桐说:“早点歇着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走了一天的山路,确实很疲惫,点点头,跟阿平两人一起离开灶房,各自回屋歇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