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8小说 - 科幻小说 - 撩不倒你算我输在线阅读 - 第35章 南叔

第35章 南叔

        石榴林往深处走,才会发现茂密的灌木丛下覆盖的地面其实是个向下的大斜坡。看起来很平整,可走起来着实费了点工夫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跟在阿平身后,扶着山坡上的树往下走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平在前面提醒:“慢点走,下坡路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应了一声,学着阿平的样子,一手扶住一棵树,顺着土坡往下蹭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两棵树,到下面最陡的位置眼看要失去平衡的时候,她向旁边跨了一步,拉着另一棵树,将将稳住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她找寻下一个落脚点的时候,视线里出现一只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抬眼,看着站在面前的阿平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平说:“我扶你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抿嘴,伸出手,同阿平的手握在一处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平对这种山路很熟悉,走路时下盘极稳,有他扶着,林桐桐很轻松的就下了山坡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平地,阿平放开她时,林桐桐并没有马上松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一路紧紧抓着阿平的手指,冷不丁被放开,有点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平站着没动,似笑非笑地瞥了眼两人紧紧攥在一起的手指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察觉,很快松开手,移开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平转身继续走在前面带路。

        绕出石榴林,远远的就能看到前面有户人家,小院外面竖着一圈简易的篱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直跟在他们后面的阿兴突然快步抢在前面,看上去很高兴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平说:“到阿兴家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恍然,跟着一起往前走,等到了小院前面,她指着那圈篱笆,对阿平说:“这篱笆是你帮着盖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矮,管用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下面扎的很密实,管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的工夫,阿兴自己推开门进了院子,屋里很快响起一道低沉的男嗓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平扭头答应了一声,转身对林桐桐说:“你要进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进呗,来都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院子不大,比在外面瞧着还要逼仄些,前院空荡荡的,地上铺着细沙,从院门直通屋子的地面上垫着几块拼接的青石板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平走在前面,林桐桐紧跟在他身后进了屋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兴家里是二层结构,一进屋就能闻到一股木质散发出来的味道,厅里摞着几个装的满满的袋子,袋口扎的很紧实,林桐桐看不到里面装的是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平领着她往里走,上了二楼,绕过回廊,有两间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拐进了左边的那间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兴坐在床边的矮凳上,咔嚓咔嚓咬着啃了一路的黄瓜。

        床上半躺着一个中年男人,盛夏的天气里,他身上盖着条厚实的棉被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环视一圈,屋子里只有一张床,还有一张桌子,窗外照射进来的阳光里,飞着淡淡的灰尘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年男人见到阿平,脸上立马绽开慈爱的笑意,在看到林桐桐时,他先是一愣,随后礼貌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也对着他笑笑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平介绍道:“这是桐桐,林二叔的侄女。这是阿兴的爸爸,南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喊人:“南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叔就笑了:“原来是桐桐啊,哎呦,这都多少年没见过了,不听名字都不敢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叔操着一口很流利的普通话,仔细听,还带点北方的口音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有些惊讶,没想到南叔竟然会说普通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叔说完,转头看向阿兴,说了一句当地话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兴闷头又咬了一口黄瓜,嚼了两下,才动作缓慢的站起身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平马上道:“还是我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平转身往外走,阿兴闷头跟在后面,也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叔见林桐桐看向门外,出声解释道:“我让他们去搬把椅子过来,哪有待客让客人站着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没事的。”林桐桐转头看向南叔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叔说:“家里平时除了阿平也没人过来,挺简陋的,你别介意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摇摇头,索性走到刚才阿兴坐过的矮凳,弯身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叔眉眼弯出一抹笑意,问道:“在村子里住着还习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点点头:“挺习惯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叔看着她,说:“其实刚才乍一眼看到你时,就觉得有点眼熟,只是不太敢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笑笑:“可能我跟小时候那会儿长得不太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叔说:“你小时候那会儿瞧着像你妈妈多一些,现在瞅着更像你爸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提到她爸,林桐桐脸上的笑容淡了几分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叔又说道:“我年轻那会儿,跟你爸和你叔关系还挺亲近的,后来大家各自离了村子,联系的就少了。你爸还挺好的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说:“嗯,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叔停顿了一下,感慨道:“唉,真没想到最后留下的人会是我和你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听的一愣,照南叔话里的意思,当年他和老叔都离开过这里,只不过最后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可太令人奇怪了,毕竟现在村里的年轻人都爱往外跑,寻求更好的发展机会,只要从村子里出去了,应该不会有人还愿意回到这里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平是为了照顾奶奶迫不得已,南叔或许是因为身体情况不允许,可是她老叔却为什么要回来?

        于是林桐桐试探着问:“南叔,你当年离开村子去的哪里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叔说了一座北方的城市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说:“难怪我听着你说话有点北方口音,当年你跟我爸不是一起去城里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叔说:“不是,我先出去的,当时急着办事情,在那里生活了两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点点头:“难怪呢,我记忆中好像没去过这座城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叔突然沉默了,过了好一会儿,才说道:“我原本也没打算在那里生活,当时只是受人之托,结果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叔长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楼下传来蹬蹬蹬上楼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叔转头看向门外,阿平很快拎着两把竹椅子进了屋,阿兴跟在后面,手里牢牢捏着吃剩下的一截黄瓜根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叔看了眼椅子,说道:“怎么拿的这个,放了好久了,怪脏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平说:“我刚才擦过了,这个坐着舒服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南叔这才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知道刚才的话题是不可能再继续了,多少有点失望。

        南叔跟阿平聊了一会儿石榴林的事情,林桐桐听的一知半解。

        坐了一会儿,趁着南叔喝水的工夫,她伸手拽了阿平胳膊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阿平转头看她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努努嘴,小声问:“厕所在哪?”

        阿平指了指楼下后院,同样压低声音:“用我陪你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桐桐摇头:“不用。”